<acronym id='r8qsa'><em id='r8qsa'></em><td id='r8qsa'><div id='r8qs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8qsa'><big id='r8qsa'><big id='r8qsa'></big><legend id='r8qs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ns id='r8qsa'></ins>

      <dl id='r8qsa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r8qsa'><strong id='r8qs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r8qsa'></i>
      <span id='r8qsa'></span>

      <fieldset id='r8qsa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tr id='r8qsa'><strong id='r8qsa'></strong><small id='r8qsa'></small><button id='r8qsa'></button><li id='r8qsa'><noscript id='r8qsa'><big id='r8qsa'></big><dt id='r8qs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8qsa'><table id='r8qsa'><blockquote id='r8qsa'><tbody id='r8qs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8qsa'></u><kbd id='r8qsa'><kbd id='r8qsa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r8qsa'><div id='r8qsa'><ins id='r8qs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2. 親密愛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  大學校園舉行瞭一次攝影大賽,一幅名為《親密愛人》的照片吸引瞭不少人的目光。照片上是兩株參天古銀杏樹,周圍是一片雲海,仿佛兩棵無根之樹相依相伴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質疑這圖片是ps出來的,怎麼會有如此絕妙的景色?拍照片的人是校花嚴麗麗,她平時就不愛說話,對照片更是不作任何解釋,這樣一來,這幅照片顯得更神秘瞭。

              所有作品在網上放瞭半個月,通過全校同學投票選出冠軍。嚴麗麗擁有眾多追隨者,這些護花使者爭先恐後站出來支持她。然而,持反對意見的人也不少,一時間她被推到瞭風口浪尖上。

              眼看選票結果就要出來瞭,校攝影協會副會長潘曉軍有點沉不住氣瞭,他是這次攝影大賽的負責人。為瞭大賽的公平公正,他特意找到嚴麗麗,單刀直入地問:“你照片是在哪裡拍的?”嚴麗麗看著潘曉軍道:“你也懷疑我?”潘曉軍堅持追問照片的拍攝地點,嚴麗麗最後含糊地說瞭個地名——秀裡。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決定親自去秀裡看看,如果自己能拍出同樣的照片,不就能還嚴麗麗一個清白瞭嗎?經過一番打聽,有朋友說知道秀裡在哪裡,不過很偏僻。潘曉軍才不怕偏僻不偏僻呢,立刻背上攝影包出發瞭,想不到他坐著汽車,繞著盤山公路足足跑瞭六個多小時,腸子都快顛出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村口設瞭路障,有兩個繞著鐵絲的大木架攔在那裡。一個像是村幹部的人走瞭出來,對潘曉軍說:“進村收費二十!”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不情願地掏瞭錢,換回一張手寫的收條。這是門票嗎?他心裡暗笑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村裡繞瞭一圈,找到瞭那兩株古樹。隻見兩棵上千年的古樹相依相伴地立著,在地面上仰望,樹梢仿佛插入瞭雲端。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看好地形,選瞭最佳拍攝地點,架好相機對著那兩棵古銀杏樹,就等著起霧瞭。這時,一個穿著破舊軍大衣的老人不知從哪裡冒瞭出來,走到潘曉軍的身邊,甕聲甕氣地說道:“交錢。”潘曉軍說:“進村口我已經交過錢瞭。”“軍大衣”一臉的不耐煩:“那我不管,你踩在我傢的地裡,就得給我踩青費!”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懶得跟他糾纏,就問:“多少錢?”那人張口說道:“十塊。”潘曉軍生氣地拿出錢,叫他快點走。

              山風一吹刺骨寒,潘曉軍邊等邊跺著腳。這時,一個小小的人影走近瞭他,潘曉軍有點火大:“幹什麼?又來收錢?”話音剛落,他才看清是個小男孩。孩子仰著頭,一臉天真地問道:“哥哥,你在拍照片嗎?”潘曉軍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男孩子叫小寶,話挺多,纏著潘曉軍問這問那。他說自己是上山來采茶的,他姐姐也喜歡拍照片……這種天氣,這個時間,城市裡孩子還在被窩裡睡懶覺呢。潘曉軍不由對小寶生出幾分憐愛。

              等瞭好久,也沒有一絲霧出現,潘曉軍照出來的照片根本沒有無根之樹的感覺,更別談什麼美妙的感覺瞭。小寶湊上前,一個勁地誇好看。潘曉軍搖頭說道:“要再冷點就好瞭。”他知道隻有冷天才起霧。

              小寶望著潘曉軍說:“哥哥,明天晚上一定會冷,你就再等一天吧!”潘曉軍問:“你怎麼知道明天會冷?”小寶得意地說:“我會算啊,山裡的天氣,我都知道。”潘曉軍聽後決定再等一天。這時,後面草叢裡忽然發出細微的聲響,潘曉軍急忙喝道:“誰?”小寶看瞭看,說道:“沒事,是野兔,它跑瞭。”有那麼大的野兔嗎?潘曉軍覺得有點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溫度突然下降瞭好幾度。應該能起霧瞭,潘曉軍心裡暗喜,他耐心地等在那裡。小寶又來瞭,在潘曉軍身邊跑來跑去的。他歪著腦袋問潘曉軍:“哥哥,你要吃紅薯嗎?”潘曉軍心裡咯噔一下,這孩子不是想賺他的錢吧?於是他回道:“不用瞭,你到一邊玩去。”小寶聽話地走開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升起一層薄薄的霧氣,雖然不多,但也夠瞭。機不可失,潘曉軍忙調好鏡頭,就等著第一縷陽光透過來時按動快門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,一陣煙不知從哪裡飄瞭過來,鏡頭前的景色一下子模糊起來。潘曉軍一看來瞭氣,這還怎麼拍啊。他回頭一看,小寶正在點著一個火堆。這孩子太有心機瞭,不買他的紅薯,他居然就想出這個點子來幹擾潘曉軍!潘曉軍沖過去,使勁踩瞭幾腳,等他踩滅火時,太陽已跳出雲層,霧一下子全散瞭,拍什麼都遲瞭。潘曉軍氣急敗壞地沖小寶叫道:“你想幹什麼?”小寶委屈極瞭,嗚嗚地哭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有個人沖瞭過來,使勁推瞭潘曉軍一把,居然是嚴麗麗。她像隻母老虎,瞪著潘曉軍問:“你幹啥欺負我弟弟?他是好心烤紅薯給你吃!”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看著從天而降的嚴麗麗,這才想起來,這幾天他總感覺背後有人,原來就是她。嚴麗麗生氣地說:“你就是不相信我,認為那照片是ps出來的,對吧?”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對嚴麗麗笑笑:“就是因為我相信你,才要照出相同的照片來還你一個清白。”嚴麗麗臉紅瞭,柔聲說道:“沒想到你還真能找到這裡。”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說:“照片雖然是真的,但你一直瞞著大傢,是因為不願意讓別人知道你傢在這裡嗎?但你怎麼能有錢買相機拍照片呢?”

              小寶在一邊聽瞭,急得都快哭瞭:“照片真是我姐拍的,我可以作證。”

              秀裡村是個秀美的小山村,幾年前來瞭位老臺胞,老人以前是秀裡村的人,後來去瞭臺灣。老人拿著相機,把村裡村外拍瞭個遍,好奇的嚴麗麗和小寶跑前跑後,也學瞭不少攝影的知識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嚴麗麗央求老人把相機借她拍一下,老人同意瞭。嚴麗麗一口氣爬到山頂,拍瞭許多張照片,其中一張就是《親密愛人》,老人直誇她有攝影天分,不但鼓勵她以後要當攝影傢,還資助她上瞭大學。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看著被自己踩滅的火堆,惋惜地說:“我好不容易等到這霧,現在啥都拍不到瞭。”小寶怯怯地說:“哥哥,原來你是想拍霧啊,這個容易。”小寶轉身跑下山去。沒過一會兒,果真從山下升起瞭霧氣,一陣一陣,越來越厚,在半山腰形成瞭一片霧海。接著,小寶跑瞭上來,一邊歡叫著:“有霧瞭!有霧瞭!哥哥你快拍。”潘曉軍連忙按快門,不斷地拍著,一陣風吹來,霧慢慢散開,還帶著炊煙的味道。潘曉軍立刻意識到,這不是霧,這是人為放的煙。小寶見被識破瞭,不好意思地抓抓腦袋說道:“哥哥要等霧,所以我就叫爸爸把村裡每傢的火灶都點起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拍完霧景後,潘曉軍、嚴麗麗和小寶一起下瞭山,看見滿頭大汗的“軍大衣”,這才知道,原來“軍大衣”就是嚴麗麗的父親。這麼短的時間,生這麼多個灶可真不容易。潘曉軍用力握瞭握他的手,嚴麗麗的父親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原來你是我傢麗麗的同學,怎麼不早說啊。”說完這話,重重地嘆瞭口氣,“讓你笑話瞭,我傢麗麗說過很多次,不讓我們收錢,可村裡窮,外出打工的人也越來越多,不靠這個收點小錢,小寶怎麼上學?”

              嚴麗麗解釋說:“照片是我幾年前拍的,那時候村裡各傢各戶生起灶來,炊煙裊裊,可真美啊。眼下實在太窮瞭,年輕力壯的有的出去打工,有的幹脆搬走,就成瞭現在隻剩下老弱婦女的‘空心村’,我不說出來,是知道同學們就是來瞭也拍不出《親密愛人》。”

              潘曉軍這才明白其中原委,這時他又聽嚴麗麗堅定地說:“我不會走的,我畢業後一定要回來建設好傢鄉,讓《親密愛人》的美景再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