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yvfm4'></dl>

  • <fieldset id='yvfm4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yvfm4'><strong id='yvfm4'></strong><small id='yvfm4'></small><button id='yvfm4'></button><li id='yvfm4'><noscript id='yvfm4'><big id='yvfm4'></big><dt id='yvfm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vfm4'><table id='yvfm4'><blockquote id='yvfm4'><tbody id='yvfm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vfm4'></u><kbd id='yvfm4'><kbd id='yvfm4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yvfm4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yvfm4'></ins>
        <i id='yvfm4'><div id='yvfm4'><ins id='yvfm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yvfm4'><em id='yvfm4'></em><td id='yvfm4'><div id='yvfm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vfm4'><big id='yvfm4'><big id='yvfm4'></big><legend id='yvfm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yvfm4'></span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yvfm4'><strong id='yvfm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慈溪民間故事:農夫鬥倒“話字店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從前,三北有一戶人傢,兩兄弟。父母已經過世瞭。

              阿大在上海做生意,他的口才很好,講閑話蠻有道理,人傢稱他“話頭郎”。阿二在傢務農。農忙種田,空落砟柴,力氣蠻大。

              阿大有三年沒有回傢來瞭。他熬苦熬省,積瞭三百塊洋鈿,乘輪船到寧波江北岸碼頭上岸。他聽同路的旅客講,寧波有傢話字店,話頭好的人可以贏鈔票。

              阿大一聽,耳朵“吱”記鉆進,他認為自己百行百通,平時講講從來沒有吃癟過,便想到話字店去贏鈔票。

              阿大來到話字店,問老板咋話話?

              老板說:“隨你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大取出三百塊洋鈿放在櫃臺上,老板也取出三百塊洋鈿放在櫃臺上。

              老板說:“我是主,你是客,主讓客,你先話。不過說話要有根據,不能亂話,亂話算輸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大說:“好的。”他隨口說瞭一句:“日出昆侖萬丈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板問:“你有量過嗎?”

              阿大說:“量是沒量過,人傢都這樣在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板說:“你沒有量過,不能作真,這是亂話!這三百塊洋鈿歸我啦!”

              阿大把三百塊洋鈿輸掉瞭,垂頭喪氣地回到傢裡。

              妻子看見丈夫回來瞭,十分高興,連忙上前拎行李,說: “你來啦?”阿大“唔”地應瞭一聲,低頭不語。

              阿二砟柴回來,聽說哥哥從上海回來瞭,便來看他。他發現哥哥神氣不對,便問:“你這次回來為啥這樣不高興?”

              阿大見妻子淘米去瞭,便把自己在寧波話字店輸掉三百塊洋鈿的經過,原原本本講給阿弟聽。

              阿二聽瞭說:“再去!屋賣掉,去話過!”

              阿大搖搖頭說:“我遊過三關六碼頭,吃過串筒熱老酒。我這樣好的話頭尚且話他不過。你去話,一定要輸掉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阿二滿有信心地說:“輸掉勿要緊,我看會贏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銅鈿沒有怎麼辦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三間平屋賣掉,三百塊洋鈿總值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屋賣掉?沒處住瞭怎麼辦?”

              “可以租屋住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於是兩兄弟就把房屋賣掉。阿二連夜幹活,早上,他把一件東西藏在懷裡。阿大就陪著阿二來到寧波話字店。

              阿二進店去瞭,他叫阿哥在門口等著。

              阿二問老板:“咋話話?”

              老板說:“隨你話,不過說話要有根據,不能亂話,亂話算輸”。

              阿二說:“那好吧,話三百。”他取出三百塊洋鈿在櫃臺上一放。

              老板也取出三百塊洋鈿放在櫃臺上。他說:“你是客,我是主。主讓客,你先話!”

              阿二一聽,正中下懷,便說:“我話你老板的頭顱有六斤四兩重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板問:“你有稱過否?”

              阿二一探手,從懷裡掏出一把雪亮的柴刀,喝瞭聲:“我話六斤四兩就是六斤四兩,勿相信頭割下來稱過!如果多一兩,或者少一兩算我輸!”

              老板害怕瞭,隻得說:“小客人,你話得對,是六斤四兩。”

              於是,阿二就把阿大輸瞭的三百塊洋鈿贏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回傢路上,阿三對阿大講:“阿哥,我們靠汗血吃飯,以後再不可賭錢碰運氣瞭。”阿大連連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話字店一開半年多,老板騙瞭百姓不少錢。他怕這件事傳揚開來,別人都會帶刀來贏錢,隻好把這傢“話字店”關結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