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nta4'></span>
  1. <tr id='nta4'><strong id='nta4'></strong><small id='nta4'></small><button id='nta4'></button><li id='nta4'><noscript id='nta4'><big id='nta4'></big><dt id='nta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ta4'><table id='nta4'><blockquote id='nta4'><tbody id='nta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ta4'></u><kbd id='nta4'><kbd id='nta4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ta4'><strong id='nta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fieldset id='nta4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nta4'><em id='nta4'></em><td id='nta4'><div id='nta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ta4'><big id='nta4'><big id='nta4'></big><legend id='nta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 id='nta4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nta4'><div id='nta4'><ins id='nta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nta4'></ins>
          <dl id='nta4'></dl>

          慈溪民間故事:壽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話一個人笨頭笨腦,拎不清爽,阿拉三北人喜歡用壽頭來作稱。閑話有儂個壽頭,這樣的事情儂也會去做啊!那麼,壽頭一說是怎樣來的呢?

            關於壽頭一詞的來歷,有好事者考證,說在現實生活中,先天性癡呆癥患者最明顯的特征就是額角特大而聳,額骨上佈滿皺紋,與畫裡或塑像中的壽星頭極像,於是就冠以壽頭之稱,意喻癡呆者。

            其實這個解釋是不盡然的。在阿拉三北,有關由來,還有這樣一個傳說故事呢。

            年早的辰光,阿拉地方有一個癡呆的人,名叫樟壽,他母親給他起這個名,是希望他聰明又長命,好像樟樹一樣招人喜歡。

            但樟壽雖然長得身材魁梧,儀表堂堂,頗有玉樹臨風的樣子,也招人喜歡。

            但大腦卻長得不夠聰明,有些笨頭笨腦。因此也常常惹來一些笑話,讓人不禁捧腹。

            樟壽結婚後,有一年,他老婆叫他去娘傢借一臺佈機過來。老婆知道他記性特差,為瞭防止他忘記,就叫他一邊走,一邊背佈機兩字。

            樟壽很聽老婆的話,就一路走,一路佈機不停地到丈姆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誰知走著,走著,冷不防在一塊石頭上板瞭一腳,爬起之後,竟然把佈機說成肚機瞭。

            到瞭丈姆屋裡,樟壽嘴上還一直說著肚機,肚機。做丈姆聽瞭以為他路走得多瞭,早飯沒吃飽,肚皮餓瞭。

            所以,就馬上到灶間裡,燒瞭一碗荷包蛋讓他吃下。樟壽吃好之後,還是不斷地說著肚機

            丈姆娘心想:畢竟是青年人,可能一碗點心勿夠,還沒吃飽,就又趕緊去燒早晝飯,讓他吃飽瞭肚皮。

            吃好早晝飯,他還是對丈姆娘一個勁地說肚機,肚機。這下,丈姆娘這下發火瞭,拿起身邊的佈機板要打他。

            樟壽一看,忙話:姆媽,這就是阿拉要借的東西。丈姆娘這才明白,原來肚機佈機,於是拿來柴繩扁擔縛好,叫他挑著回傢而來。

            挑到半路上,樟壽也覺得有點累瞭,放下佈機休息一會,這個辰光,剛好有個熟人經過,見此就跟他開起玩笑來瞭。

            佈機有四隻腳,儂隻有兩隻腳,應該是佈機背儂,怎麼儂反要挑著佈機走,儂真是阿壽啊。

            樟壽一聽:對啊!就坐到佈機上,叫佈機駝著自己走。可是佈機一動也不動,樟壽就生氣對佈機罵:儂個混帳東西,阿拉挑儂滿頭大汗都沒一句閑話,叫儂背一下,儂卻介懶惰,一動都勿肯動。不背阿拉算瞭,阿拉各人自走,儂有四隻腳,阿拉兩隻腳,看看啥人走得快。

            說完,就自顧自地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回到屋裡,老婆問伊借的佈機何在,樟壽聽老婆如此話,知道佈機還沒到傢,就哈哈大笑:佈機四隻腳介沒用場,還是阿拉兩隻腳走得快。

            老婆聽得雲裡霧裡,問他是怎麼回事?樟壽便一五一十地把自己與佈機比賽、看誰走得快的經過詳細地講瞭一遍。

            老婆聽瞭,又好氣又好笑,對他話:儂真是個呆大阿壽,佈機木頭做,怎麼會自己走路呢?趕快回轉去挑來,否則要被人傢挑去的。

            樟壽聽瞭老婆的話,就回轉去挑佈機瞭。

            還有日頭,樟壽去衛裡走親戚,他老婆就叫他回傢的辰光,順便從城裡帶一些沙糖,再買一把雨傘,因為傢裡這兩樣東西都缺。

            樟壽回傢走到半路的辰光,天卻突然下起雷火大雨來。樟壽一邊打雨傘,一邊心想:阿拉老婆甚介厲害,曉得今末會落大雨啊。

            看到人傢在雨中狂奔亂竄,他真佩服老婆有先見之明瞭。

            但他打瞭雨傘遮風雨,卻忘記瞭籃裡的沙糖,等他回到屋裡,老婆問他沙糖在哪裡?籃裡的沙糖早已被雨偷走瞭。

            老婆看到介貴買來的沙糖都泡瞭湯,拿過雨傘就打樟壽:儂真是阿壽,氣煞阿拉啦。儂隻曉得遮儂個壽頭,卻勿曉得糖不能泡水啊!

            壽頭這個稱呼就是從這個故事裡引申出來的,後來就成為癡呆,不開竅人的一個代名詞瞭。